《情深不寿》


百日白鹊【37/100】


• CP:白鹊

• 文:原析

• 学生设

《情深不寿》

  很久之前的初遇。──确实是很久以前,久远到相片发皱泛起褐黄,年轻面容刻画岁月蹉跎,花圃娇艳尽数融入泥土。经历无数个昨天,有心人回放了百遍千遍,不肯轻易忘记。

  他们不能算总角之交,即使共同度过九年时光。

  小学新生入学照例要做自我介绍。扁鹊自幼腼腆,非亲近者不肯轻易接触,面对陌生人更是满心惧意。没上台还好,无论怎样都和自己无关,但站在讲台略略向下一瞟,瞬间就慌了神。一双双眼睛好奇地瞅,似要将他看个透彻。正由于这丝毫不加掩饰的视线,难以言喻的羞耻感涌上心头,...

《盛宴不散》



  • CP:露中

  • 非国设



《盛宴不散》

  其实那碗长寿面味道还不错,王耀对厨艺很有自信。特意挑选最新鲜的排骨和蔬菜,碗碟和筷子换成全新,自来水经过净化器层层过滤。未经历麻烦,一切都很完美,本应这样──荷包蛋除外。这两个鸡蛋不知何时起就在冷藏室角落,没尝到异味也算幸运。

  房屋空旷,除他以外没有任何人。无风于是纱帘安静倚在褪漆木框旁,细碎纹路由不同于底布的纤维缝制,似乎刻意遵从光影定理,衬出深深浅浅的明暗。很久以前的款式,雪白布料经时光洗礼,显出古旧的黄色。所有物什都是前任房主留下的,装修已有不少年头,年...

《窒息》



  • CP:伊兄弟

  • 非国设



《窒息》

  “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, nor loose…loose…procession?”

  “是possession,哥哥。”

  “我、我知道!我是故意背错的!”

  “哥哥真是爱逞强呢。”

  温柔语气像冰激凌顶部的绵软奶油。与那时相同,傍晚六点尖顶教堂敲响的钟声,在灿金阳光和淡薄雾气中缓慢回荡。有段时间声波不会受障碍物阻拦,因为它正穿越一片空旷场地,过去是米兰瓦尔加斯家宅前的...

《To Alice》



  • CP:伊姐妹

  • 二战背景非国设

  • 书信体



《致爱丽丝》

LETTER 1

亲爱的爱丽丝:

  展信安。

  清晨的苏黎世永远是冰冷却富有生机的,即使在晚秋。无名的蔓生草本植物挽着几点钢蓝色小花攀附在石碑根基,彼此亲密纠缠。

  派拉德广场上白羽翻飞,在鸽子的鸣叫声中,我裹紧围巾,坐在轮椅上给你写这封信。班霍夫大街已然开始喧嚣起来,大大小小的商铺和银行纷纷开始新一天的忙...

《Born to Die》



• CP:伊兄弟

• 迟到的圣诞节贺文

• 非国设OOC有

• 慢热

《Born to Die》

<1>

  罗维诺不认为自己有洁癖,真正意义上的洁癖。

  恰恰相反,他是那种即使房间毫无落脚之地也不会动手收拾,而且不许别人干涉的人。若狼藉不是他造成的,则会变得比谁都苛刻,也许这会让他有种领地被侵犯的感觉。

  所以当他站在玄关看着客厅一片纷乱时,冻得微红的脸部抽搐了两下,好像寒气倏地蹿入了神经。

  罗维诺刚下班从距离公寓不到两个街区的甜品店回来,他经常顺路去买点零食。那家店的店主兼烘焙师玛洛似乎是爷爷的旧友,对待这对兄弟格外热...